吱石

💙❤💚💛💜
截截图记录下
高三党。

           放一下用新版bili的动图吧,感觉画质变差了速度变快了…gn们看看就好w发来转换下心情
          在朋友圈刷到不是岚饭的女生吐槽润meiji活动的网络图,说官方不p就算了艺人也不化妆的吗之类的话,说松本润是怎么了…唉,一下子心情就down下来了🤢我看着明明觉得很好看啊,皮肤差一点而已这样讲真是让人觉得挺糟糕的,唉
           还好是佛系追星,懒得在底下说了,随便在这里吐槽一下hhh

第一次感觉这个人长得还真是挺好是来自这次要人命的face down现场,
觉得这个人还是挺可爱的来自这个“要逃走了哦”小剧场,
第一次被这个人的演技折服深陷在剧中是这部the quiz show,
第一次这么渴望能有一个这么苏的管家来自这部推理要在晚餐后,
感觉自己已经沉浸在这个人的魅力是这首Rolling days,
喜欢这个人的各种cosplay,不管男生女生他都能轻松驾驭毫无违和感www,
喜欢综艺里永远这么可爱又时而天然充满女子力的这个人,
喜欢这个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小孩sho酱,
没有什么特别的祝福,只希望今年是本命年的你依旧身体健康,充实又丰收,
翔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名古屋1215~1217 MC

🚅你.说.什.么.我.都.信.哦🚅:

我放年假啦~终于有空把第三天的补完啦~


没有了记忆存储的压力大概可以好好睡一觉了(。・∀・)ノ゙



1215
S 松本桑前半感觉如何? 
M 很嗨!总觉得,人比以前多了? 
S 什么意思? 
M 就觉得,名古屋巨蛋能装下这么多人的么?我现在正为此而感动着。同时,有汗流进我的眼睛了。(前面说话时一直在揉眼睛特别可爱) 
S 厉害了,这是把心情全部用语言表现出来的type。大野桑呢? 
O 我也很激动啊,汗流到停不下来。 
 
S 说到今年的组曲就不得不提两位的UB啊,观众反响也很好。 
AN 多谢! 
S 现在不是有人在网上模仿跳舞么,要是有人能完整地把UB跳下来那真是厉害了哦,因为舞步很复杂吧? 
A 很难的。 
N 老实说,我本来以为大家会笑的。 
S 哦,原本是往搞笑的方向设计的? 
A 嗯,这个舞本来还有大概两个更高难度的,会交缠的更激烈,我们这个等级其实完全没怎么身体接触。 
S 不不不,已经有很多接触了好么? 
N 在你看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S 那我作为饭的代表说一句吧,能看到两个人贴这么近好开心! 
N 诶,是这样的感觉么? 
S 虽然我这样说可能有点怪,不过这个结果(气氛)才是正解。还有夜影中间nino和松本桑一起跳舞的动作,不是贴的很近么,大家看到就尖叫么,然后我回头看大野桑,他就(正常跳着舞步,但是眼神呆萌地盯着末子) 
O 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嘛 
A 那个动作是大野桑的编舞么? 
N 那里是自由发挥。 
M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抱着了。 
N 我每次都抱上去了。 
O (他俩抱在一起的样子)我每次都在一旁看着。 
S 我们时隔好久做组曲了吧,上次还是2002.03年左右? 
N 新岚的时候吧。 
S 有人来看过么? 
(稀稀拉拉的回应) 
S 好厉害啊!那这次真是时隔好多年了啊。 
M 不过那之后也稍微做过一点吧,2006年arashic的专也有。 
S 啊,确实做了。 
A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带着冰淇淋(头套?)做后空翻真是累死了! 
S nino也是吧? 
N 嗯,冰淇淋。 
S 那当年也是你们俩一起啊。 
M 都是我们的历史啊。 
 
S 我能说个个人的感受么?从上周福冈结束,到这周末开始感觉真是隔了好久的只有我? 
N 是吗? 
S 大家都觉得很快就到下一场了么? 
M 嗯。 
O 确实很快。 
A 我也觉得。毕竟只有四天嘛。 
S 好吧那我来问问,这一周大家都干嘛了?嗯?讲一个也好,工作私下都可以,告诉我! 
M 上周日福冈结束回去,我周一录了夜会的外景。 
S 神马?! 
A 你不知道么? 
S 老实说,夜会的嘉宾我都是收录当天早上才知道的。虽然节目组早就决定好了但是我不会刻意去问。 
(这里润润讲了一点外景的内容为了防止剧透就不写了) 
S 什么时候播啊? 
M 过完年的,4号吧。 
S 啊,是哦。 
M 这又不是我的节目好么…… 
S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记得收录的日期,因为播放日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嘛。其他人呢?这周干什么了? 
N 我有Nino san的收录。 
A 我录了ぐっスポ,然后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复习一下。 
S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一个人上了什么音番! 
A 那样的话一定会事先跟你们说的。 
S 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会看的。 
M 为你应援。 
N 我还去了一趟NHK。 
S 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去那次? 
N 嗯。 
A 取材那次是吧。 
N 所以才觉得没隔多久啊,大家一直都在见面嘛。 
S 大野桑呢? 
O 有个跟小翔一起的杂志取材。 
S 啊,印度尼西亚菜是吧。 
O 我们做了正宗的印度尼西亚菜哦。 
M 印度尼西亚菜我们又不是没吃过。 
O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们做的可是最正宗的! 
S 你们平时吃的印度尼西亚菜就像在国外吃的寿司一样啊! 
A 怎么说,是请了当地的厨师来教你们么? 
S 并……没有……只是给我们写了菜谱。 
(阿智看着风组怀疑的眼神深感不妙 超快速移动到翔哥哥身边) 
M 这么说的话我们在日本吃到的也很像样啊。 
N 你们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S 诶?! 
O 诶?! 
N 诶?! 
S 哈?! 
A 不不不,快告诉我们啊 
S 应该是用的食材不一样吧 
O 反正就是有什么不一样啦 
S 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O 那个用的是什么酱来着? 
S 反正就是一种酱。 
O 不知道是什么的一种酱。 
N 辣的? 
M 像hot sauce那种? 
S 就是这个! 
M 不过人家给了你们菜谱是吧?不如明天 
N 明天就给我们做吧? 
S 不不不那不行的,做那个得用特殊的食材的。 
M 但你们之前不是做了么?食材名古屋也会有卖的。 
A 对啊,别小瞧名古屋哦。 
N 想象一下自己亲手做的料理往后台走廊一摆,多像样儿! 
A 大家都会很高兴的! 
S 怎么办?(问大哥) 
O 明年再说,明年。 
S 不过那个真好吃啊是吧? 
O 嗯。 
S 以上就是我们的一周汇报。 
(猜拳分组,年上➕末子) 
A 你们发现没有,名古屋的八组里奶假发长长了。 
S 长了好多啊,变得跟被诅咒的人偶一样。还有人记得么,据说诅咒人偶被诅咒得越多头发就会长越长,很早以前我跟nino做节目验证过。 
O 不是那个吧,诅咒人偶应该是一开始短发的那个,被诅咒之后头发就会开始长长,最后能长到接触地面。 
A 别说这种话题啦!(这个宝宝立马语气都变了) 
O 大家会想听的。 
A 我们以前做深夜灵异节目的时候,其实外景录了好久的,但是OA只放了一小部分,因为太吓人了不能在电视机播放。 
(台上台下一片安静) 
A 你们看变成这种气氛了吧! 
S 那怎么办?再来一遍八组里奶? 
(宣番) 
S 明天就是电视剧最后一话了。校长到底会留在学校呢?还是回公司呢?是会去苍井优身边呢?还是与多部酱和好呢? 
A 我能问个问题么? 
S 我话才说了一半诶!算了你问吧。 
A 那个,有亲亲么?都这种关系了就算亲亲也很正常吧。 
O 校长先生~ 
A 校长先生? 
O 跟教头先生~ 
A 跟教头先生?! 
S 想知道我跟教头先生有没有亲亲么?! ねええええよ!!! 
 
(宣传检察官) 
N 明年我有电影要上哦,虽然时间还没定。 
M 不是夏天么? 
N 是么?! 
M 今天公布了明年的定档时间表,拉普拉斯也一起公布了。 
N 是哦!听到了么各位,明天夏天上映哦~是嘛,夏天啊,又要忙起来了啊(豆芽脸) 
M ナラタージュ的话,估计这周就要下了吧。star wars不是要上映了么,估计就是被那个gang地一下打下来。没办法,太强了啊。 
N 明年的剧呢?之后还要继续拍吧? 
M 嗯,中间为演唱会空了两个月,说实话已经找不到感觉了,明年还要重头再来。 
N 那新年也没法好好休息吧。 
M 估计没什么时间吧,要在家读剧本。 
N 14号开播?大家一定要看哦。 
 
1216


S 松本桑上半场感觉怎么样?


M 状态很好,总觉得能感受到当地的县民性。


S 怎么说?


M 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名古屋很有特色。该嗨的地方嗨,该安静听的时候就安静听,把握的非常好。


S 切换自如是吧。


M 嗯,明明上一首歌结束还在欢呼尖叫,下一首歌前奏一响立马就安静下来。


N 那么厉害?大家都是这样?


M 倒也不是所有人,但是整体上有这样的气氛。


S 大野桑感觉怎么样?


O 果然大家的反应都很棒,哪里该有掌声和尖叫之类的反馈大家都很懂,这一点在名古屋感受得特别明显。


S 比如说呢?具体哪个地方大家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O 比如说つなぐ开场我出场的时候,大家的呼声就很高。今天可能是至今为止最热烈的。


N 很高兴吧?


O 嗯,那个姿势可难受了!


S 大家明白了你的难处啊。


O 大家能理解我真的很开心。


 


S UB的两位,今天也表现非常出色哦。


AN 多谢。


S 我想说的是,中间双人舞的部分,那个真是距离非常近哦!大家好奇的话可以回去试一试,像我们有时候五个人一起拍杂志照什么的,距离要贴的很近,不过实际拍摄时的距离比你们所看到的还要近得多!下次大家拍照时把头凑近那一刻暂停感受一下,真的太近了好么!来你俩还原一下,那个回头脸对脸的动作。(就是那个大家都觉得眼看着就要亲上的动作)


(竹马现场又做了一次,台下此起彼伏着压抑着的哀鸣)


A 真的很近。而且我几乎看不到前面的,往前直视只能看到NINO的后脑勺,一直处于不安的状态。


S 是这样啊。


N 那那段你是怎么跳的?不是看不到么?


A 只能一边想象着自己现在的动作表现出来的样子一边跳,因为我往前看也只有你的后脑勺。


N 我倒是能看到,不过也是一片黑的。


S 哦,那会儿观众席没打灯光。


N 没错,整个空间是暗下来的。


A 不过NINO能看到监视器是吧?


N 能看到。


A 所以起码还能确认自己的动作。像我就只能看你的后脑勺。所以跳的时候很紧张的。


 


S 八组里奶的时候,原本该举手灯的地方我举了ウイロウ(名古屋的一种特产,有点像年糕的一种点心),有人注意到么?


(台下只有不到十个人的回应声)


翔哥哥就被击沉了。


N 这也是当然的嘛。


M 你上场之前紧跟着你后面的时经纪人吧?


N 他经纪人目送他上去之后说,翔桑拿了三个ウイロウ上去哦。可以说是盗窃现场了。


M 诶怎么回事,我们唱夜影的时候你回了趟休息室?


S 没有,我在后面换着衣服……


A 诶?!中场换衣服还要吃个ウイロウ?!


S 才没吃呢!那个,大家听我说,给我评评理。众所周知,我们的休息室里每次都给我们准备了甜品,然后到了地方还会有当地特色的土产,像今天就有ウイロウ。然后我就绞尽脑汁想把它加入演出环节。


A 吓了我一跳,你倒是事先跟我们说一声啊。


O 就是说嘛。


M 然后你的演出大概就只有四万人中的不知道几个人注意到了。


S 大概是四万分之七左右吧。所以开场前我们也讨论来着,给我们准备的是小豆汤味道的ウイロウ,还有小豆汤味道的饼干等等,各种小豆汤味道的零食。诶,小豆汤原本是爱知的特产吗?


(台下不明所以一片嘈杂)


M 来问问吧。小豆汤其实是爱知的特产哦,有多少人?


(稀稀拉拉的掌声)


M 其实并没有这么一回事,有多少人?


(热烈的掌声)


S 那为什么要给我们准备这个啊?


N 小豆汤口味产品简直丰富到像被诅咒了一样。但是却没有小豆汤本身,只有小豆汤口味的各种东西。看得我反而有点想吃小豆汤了。


S 突然觉得好怀念啊。


A 我也是!刚才这个瞬间一下子觉得很怀念。


N 啊!小豆汤会谈?


S 啊!上次也是在名古屋吧?


A 好像是。议题是“小豆汤前面为什么要加お”


S 以前我们ARENA TOUR的时候,好像是15年前左右的事情了吧,就“小豆汤前面为什么要加お”这个问题整个MC聊了30多分钟。那段在我们团内可是名作。


A 不过以此为契机发现了好多要加お的东西呢。味增拉面(お味噌ラーメン)之类的。


M 酱油(お醤油)。


O 正月(お正月)。


N 盐(お塩)。


A 酒糟(お粕)。


S 大野(おおの)。


N 诶?


M 所以你本来是叫小野(おの)的么?


O 不是啦,不过这样就会变成おおおの呢。


N 那倒是挺不错啊。


 


N 你们知道么,这个人,今天准备开场的时候使劲儿胡闹来着!


O 我才没胡闹呢!没有!


M 我看到了!平时每次大野桑都是低着头等着开场的,就像这样,这个是通常营业模式,今天是(往后弯腰从后侧面看另外四个人,doge式狠盯)


S 你挨着他看的比较明显,我跟他中间隔了一个NINO,然后开场前为了吸引这一侧的我和爱拔的注意,这个人就(向后弯着腰疯狂挥手)


A 太危险了!会掉下去的!


N 我被你们夹在中间,一开始就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觉得他真烦人啊,我明明想帅气的出场的。结果回头往另一边一看,这边这俩(SA)也一脸灿烂地挥手呢。反正就是两边都在胡闹。


(甜品部的小可爱们真是殿堂级别的可爱了!)


A 你都看到了啊,怪不得我感觉到黑暗中有两道冷漠的目光呢。


(猜拳分组,SJ+伏兵。注意!SJ一起是今年第一次!)


S 看吧,这弥漫着紧张感的气氛。


N 那我们先去了,你俩好好做MC哦。


(伏兵下台之后,被扔在台上的两位先生,足足沉默了十秒之久没人说话,其间S先生时不时斜眼瞟一眼M先生,时不时拿他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观众,脸上要笑不笑的表情,而隔着目测10个透明人距离的M先生一直拎着他的水瓶子抱臂沉默。台下各处不间断地响起明显按捺着的叫声。)


M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气氛。


S 我们是come back小队嘛。


M 嗯,大概十几年前我们俩也是一起翻唱过,所以这次想再重新做一次。


S 不过,因为我们紧接着UB后头,所以……像搭搭肩……勾勾腿的动作……台下也就稍微有点稀稀拉拉的叫声……


M UB太厉害了啊,跟他们一比我们就显得拿不出手了。


S 除非我们抱在一起才能有点胜算吧。


M 大概吧。


(两人单独MC的部分全程几乎无对视,像约好了一样各自盯着空气中不知哪个焦点跟对方说话,偶尔抬抬下巴示意,都不舍得把眼神带过去。总之就是十分微妙的。)


(宣传说到确定了明年回去亚运会取材)


S 我会加油的,绝对不负众望站上领奖台。


M 上不去上不去,你又不是选手。


S 哦……不过我会以自己的标准(在工作上)拿到金牌的!


(润润在宣传99.9的时候,舞台角落里他们下后台的地方突然冒出两个小脑袋在暗中观察,过了一会儿又冒出一个,这仨猫在出口偷听了好半天,陆续有观众发现了开始叫,他们才悄咪咪的上来,也没往SJ跟前凑,一副不愿去打扰的样子,刚走了几步又退回到出口的角落里聊小天儿了)


 


(后半伏兵的自由聊天时间爆出的惨不忍睹惨绝人寰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松润荞麦面被害事件待我明天有空再继续写吧,名古屋三天的部分我尽量在24号东京开始之前更完。)


A 到我们了,说点啥呢?


N 说点啥呢?


A 宣传?不过剩下这段时间是我们的自由时间吧。


N 是的,不要有压力。


A 那就随便聊点什么吧。


(台下掌声雷动。拔哥真是太懂我们了,你们天天宣番的内容我们比你们自己都门儿清还宣传个啥MC就是想听你们可爱的闲聊嘛!)


A 我讲个事情吧,leader临开场前不在屋可能不知道,今天休息室发生了大事。


N 没事的,讲出来吧,不过你的爆料可能会影响整个下半场的气氛哦。就是这种程度的大事。


A 诶!怎么办!但是我真的好想说啊!


O 什么事什么事?


N 说吧说吧!


O 想听~


A 想听是吧!其实今天我跟nino一起吃了甜品。


N 那会儿大家都不在,都在别处做准备。


A 我们俩正吃着,经纪人风风火火地进来了。手上提着荞麦面,嘴里牙白牙白地嘟囔着。


我俩就问他怎么了,他说这是松本桑的荞麦面,松本桑订餐的时候特意嘱咐了面和酱汁不要混在一起要分开,但是我手快给倒进去了!完了完了!只能重新给他叫一份了,但是松本桑马上就要从吸氧舱出来了!怎么办啊怎么办!


N 来不及重新订了,而且重新订一份的话这个不是浪费了么!又没人吃。


A 对啊,太浪费了。我俩就跟经纪人说,不要担心,交给我们吧。我俩把跟面混在一起的酱汁给倒回去了~你别笑!可费劲了!


N 真的!还得小心不让面掉出去!另一边担心松本桑发现还得不停的问经纪人他还有多久从氧舱出来。


(话刚说到这,润润从后台出来了!而且他衣服换了一半还没整理完就出来了!估计是听到了过于冲击和残酷的事实忍不住了,呆立在出口一脸震惊带点无措带点委屈带点恍然大悟)


A 诶呀!你怎么就出来啦!没换好别出来呀!


O 回去!快回去!


M 你们竟然干了这样的事!


N 我们问经纪人松本桑还有多久出氧舱,经纪人说因为气压的关系可能还得一会儿。不知道的以为你开飞机去了呢。


A 不过我们真的很用心了!重新准备了一模一样的餐具,勺子用了一下都用纸巾小心翼翼地给你擦干净了!


M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我出来问经纪人我的饭到了么?经纪人战战兢兢地说到了到了。走进休息室,我们休息室正中间有个大桌子,就看nino和爱拔君低着头在那笑。我还想呢啥玩意儿这么有意思。


N 诶!看到我笑了么?!我明明拿手挡着脸笑来着。然后!这个家伙(指拔哥),平时从来没听他问过,今天(温柔地笑着)问润:荞麦面好吃么?


A 我好奇嘛!


M 听他这么一问更觉得可疑了,我说算了我还是明天再吃吧。


A 是嘛结果还是我露馅了啊!不过酱汁倒过了还是没发现吧?


M 完全没发现。


O 你不问那句就好了。


(说完荞麦面的事润润又回后台了,留下四个人在台上)




S 那我也说个事行么?今天他们可过分了,大野桑和爱拔桑,开场前五分钟!非得让我吃蛋糕!五分钟哦!


A 不是啦!因为那个实在太好吃了!


O 你没吃到太可惜了。


S 但是我都刷好牙准备登场了。


O 来得及啦,五分钟之前松本桑还没开始换演出服呢。


A 实在不行就粘着奶油出场嘛!


S 才不要呢!被你们逼着吃了半个,开场第一首歌一张嘴全是蛋糕味儿!


(这会儿润润换好衣服回来了,大家往中心舞台移动)


A 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一生气不肯上来了。


M 今天真是受您关照了。


S 大野桑和爱拔桑没有什么要宣传的么?


A 我讲了荞麦面的事就心满意足了!


(你瞅他多坏干了坏事就算了还得告诉当事人我对你做了坏事哦你都没发现吧)


O 你问松润荞麦面好不好吃他说的啥?


A 他说好吃。


(你们欺负弟弟不要太顺手哦!)


M 那场面真的太诡异了我跟你们说!害得我除了好吃不知道该说什么。先不说你俩偷笑,明明没在吃东西却俩人整整齐齐并排坐在桌边这场景本身就全是违和感好么!


A 确实平时不会坐在桌边的。但是我想看你的反应嘛!想在最近的地方观察你的反应。


N 结果只等来一句好吃。


A 讲荞麦面的事占了大家时间真抱歉!


M 明天我也吃荞麦面吧~




1217




S 名古屋最后一场,感觉如何,大野桑?


O 很好。


S 比如说呢,具体哪个地方很好?


O 大家都很认真的看着我们的地方吧……不过我也很认真地看大家了哦。


S 有人和大野桑对上眼么?


(台下:嗨——!!!)


O 我不可能全部都看到啦!


M 他只有两只眼啊。


 


S UB今天也很努力了啊。


A 中间你是不是使劲儿往上顶来着。


N 嗯。


A 那个动作之后紧接着就是我们俩两腿交缠在一起的部分,今天你势头可真足啊我都跟不上了。


N 他最近(那个动作)越来越低了,但是我想从头到尾好好保持一样的高度。


S 抬腿的位置降低了?


N 对,B的部分开始显现出来了。


S 什么意思?


A AB型血中的B的一面是吧。


(上面尼尼那句话,这世上除了拔哥还有第二个人能这么短时间反应过来么?细思恐极)


A 为了纠正我他就特别使劲儿地往上一顶。


S 你们那个舞真是好难啊,我看着都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


A 编舞很难,我们俩学的时候是先让编舞师分别教我们两个,熟悉了动作之后才一起练的。


N 那天我有事大概晚到了一个小时,我到的时候爱拔桑已经学了一部分了,然后就跟编舞师一起跳跟我看示范,虽然他已经先熟悉了一遍了还是被人家编舞师绕的团团转,我有看不太明白的地方,编舞师就叫我过去,特别用力得拉着我的手使劲儿转圈圈。


A 不过最后还是练好了,舞蹈这种东西就算语言不通也能交流呢。


S 好帅!今天夜影的三位动作也变了吧?之前都是松本桑和NINO抱在一起的时候大野桑在旁边看着,今天很主动地抱上去了呢~


O 人家也想一起玩嘛~


M 吓了我一跳,直接从前面扑上来了(之前尼尼都是背后抱的还没有那么大的冲击)


N 我也吓了一跳,竟然被他抢走了!


M 要说的话,我本来是想一个人好好唱的啊(抱在一起的混乱场面刚好是润的SOLO)。


S 诶?所以说NINO那边也是预料之外?


N 诶?是这样的么?你想一个人唱?我觉得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法一个人了哦。


M 嗯,毕竟已经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


N 难以割舍了吧。


 


N 要说的话今天八组里奶你们也有小改动吧,中间那段你手里的拿的茶色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S 你们都不懂么?从昨天开始我就努力想要展现名古屋的出色之处啊!今天我带了味增馒头上来。


A 味增馒头?是啥?


S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加了味增的馒头啊!


A 那你也别拿着它跳舞啊,突然一伸手举着个馒头吓死我了。


S 接下来不是东京了吗,老实说东京该拿点啥我完全想不出来,这个大概就是名古屋限定了。


 


S 今天开场前他们对我做了特别过分的事!是吧?


(没人回应)


S 喂!大家都看好了,接下来我要认真地跟他们吵一通了。


N 这样的话我可是中立派,我得站中间。


(立刻抛弃天然挪到中间去)


M 这么说的话我也是中立派啊。


(跟着挪到中间。剩下的天然四只大眼两脸无辜与迷茫)


S 大家听我说,小时候大家都被教导过吧,刷完牙就不可以再吃东西了。我今天开场前30分钟就刷好了牙,想清清爽爽地上台。事件就发生在3点50分,没错,开演前10分钟。大野和爱拔突然对我说,吃了这个蒙布朗!这个蒙布朗超好吃你快吃了它!


A 这么好吃的蒙布朗可是难得一见的啊。


S 我本来还试图挣扎一下,然后松本君和二宫君就过来了,“他们俩都这么说了你就吃了吧”。我因为刷了牙实在不想吃,就躲到一边去了,结果我的经纪人默默地把蒙布朗给我拿过来了!


被逼至此,我也只能吃了。实在是太好吃了!


A 太好啦!


S 但是第一首歌(green light)中间HEY HEY HEY的时候,我心里全是蒙布朗蒙布朗蒙布朗!


你们就不能早点来叫我吃吗?


A 不是啦!因为之前一直没机会叫你啊。


N 好了,接下来是你们俩的陈词时间。


A 都是因为你在休息室睡得太久了!我们俩一直在等待着给你安利的时机啊!是吧部长?


O 真的一直在睡!


M 你还不是也在睡。


O 他比我还能睡。


A 一开始是我先跟部长说,部长今天的蒙布朗特别好吃你一定要尝尝。


O 于是我就吃了一个。


A 得到了部长的认可我就想那给普通社员也安利一下吧。


N 他不是普通的部员么?怎么变成社员了?


S 诶?我是社员么?


A 我正想过去叫他吃的时候


O 就发现他一直在睡。


A 睡得可香,偶尔还说句梦话。


N 顺便,今天的梦话是发音特别清晰的Q~~~


M 你梦见什么了?


A 在梦里做算术呢吧?(日语中9的发音)


N 在梦里还回答问题呢。


A 所以就是因为你一直在睡我们才只能开场前叫你吃的。


S 来不及了我就只吃了一半,剩下的结束了再吃。


O 你每天都是这么说的,“完了我就吃完了我就吃结果完了你也没吃!”


(「終わったら食べる終わったら食べる終わっても食べない!!!」


厳しい部長の厳しいツッコミマジでかわいすぎ!!!)


A 今天结束了一定要好好吃完哦。(温柔安慰的副部长。)


(猜拳分组。伏兵+SJ。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连续两天!名古屋怕不是有神仙下凡了!)


S 大家好,我是樱井翔。


M 大家好,我是松本润。


S 聊点啥呢,先说点宣传意外的话题吧。


M 嗯……


S 嗯……


M 嗯?


S 这样吧,还有10天就要过圣诞了,给你出一个之前在「ヒルナンデス」遇到的问题吧。


M 嗬!


S 圣诞树上,不是要挂装饰品么。


M 嗯。


S 圣诞树上,不是要挂装饰品么。(谜一般地重复了一次)


M 嗯。(谜一般地回应了)


S 这个习惯是因为最早的时候大家会在圣诞树上挂一样东西,请问是什么?


M 现在不是都挂什么糖果啊,星星啊礼物盒什么的么,以前挂的是不同的东西?(谜一般地在认真思考)吃的?


S 吃的。


M 肉?生肉?


S 往树上挂生肉?


M 糖果?


S 差的有点远哦~(这句语气超撩,我绞尽脑汁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接着润就突然回头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翔哥哥,翔哥哥也盯回去,眼睛越瞪越大,总之就是一段谜一样的互动之后)


S 是苹果!


(然后润就笑得整个人都跪倒了。但是这个问题其实一点都不好笑,真的真的一点点都不好笑的。)


S 大家可能也多多少少感受到了,名古屋3天公演中,刚刚这一段是唯一弥漫着不可思议的气氛的一段。


M 这种可是不多见的哦。


(宣传结束伏兵上台交接,SJ下场的时候名古屋人民给予了热烈掌声)


N 这两个人可真厉害,下去换衣服都有掌声欢送啊。


 


N 我能说一个有点在意的事情么?


A 可以哦。


N 可以么?


A 可以哦。那我也可以说一个么?


N 诶?!不是我先问的么?


A 我也有点在意的事嘛,让我先说吧。


N 好吧。


A 大家的做的扇子也太厉害了吧!像leader的“钓我”之类的


O 今年“钓我”也太多了吧。


N 顺便一问,“钓我”的时候你都是怎么钓的?


O 一开始我是拿话筒做鱼竿,在手边卷线然后提起来,就是钓上来了。但是太花时间了,现在的版本是直接用手提。看见我用手提起来那就是钓你了。


A 不卷线了?


O 不卷线了。


N 这两位的饭撒不是给的超良心么,几乎看到的所有扇子都会回应。


A 我真的回应了好多,只要看到了都尽可能回应。


N 我要是饭肯定都哭了。


O 我大概也会哭吧。


A 你看到了?


N 啥?


A 中途我慌慌张张那段看到了?


N 你不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慌慌张张的么。


A 不是啦,中间有一段手势比乱套了。我们花车不是移动的很快么,我一会儿比树杈,一会比3,一会儿跟大家猜拳,完全混乱了,中途一瞬间比了个中指出来。真是太抱歉了。什么嘛我还以为你看到了。


N 这可真是太冲击了。


O 不过这么说的话,刚才有个画了大拇指的扇子,因为在上面,我使劲儿往上举的过程中慢慢地大拇指就朝下了……


A 还有一个“给我看看血管”的扇子,真是不知道怎么做。


O 我还以为那个是“给我看看结果”。


A 诶!?是“结果”么!?


N 真是位严格的饭啊。


(翔哥哥换好衣服上台了)


S 刚才你们聊得话题真有趣。


N 你都怎么回应扇子的?


S NO COMMENT。


N 我倒是从Jr.时期开始就一个树杈走到今天没变过。


A 不过树杈的扇子确实很多啊,经过的时候跟我们比树杈的观众也很多。


N 不过今天我知道“钓我”该怎么做了。


O NINO要是看到了也钓一下。


A 那个是谁钓都可以的么?我们也可以钓?


N 这个你问leader也没用吧,要问饭的意思啊。


(路过延伸台的时候大概是旁边有人举wink的扇子)


A wink我可不会啊,对不起哦。


S 做不好也没关系啦,大家就是想看你做嘛。


N 万一他再一慌张比了中指大家就当没看到哦。
















 


 


 


 


 


 


 



 
 
 
 
 
 
 
 
 
 
 
 
 
 
 
 
 
 

Arctix:

看到推上引起热烈讨论的有关全盛期的话题,不免想到我们小润的成长过程,他啊,也一直都是全盛期呢

相葉 くん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年的你依旧努力又丰收着,第一部跟着进度追着的电视剧就是贵族侦探,你的黑色短发不知收获了多少少女的心,今年的每一张证件照都让人忍不住倾心于你的颜值,依旧太阳般照耀着我们的世界,依旧天然地治愈着我们,又度过了一年,希望2018的你依旧元气满满,闪闪发光,身体健康💚💚💚💚💚

喜欢上日文歌的契机就是来自你的solo,喜欢你干净利落的舞蹈,喜欢你纯净美好的声音,喜欢你为大家编的各种帅气可爱的舞,喜欢你可爱的面包脸,喜欢你背后翘起的头毛,喜欢你不时突然的抖s,喜欢你的天然呆萌,喜欢你笑起来勾起的细长眼角,喜欢你软软的fufufu的笑,喜欢你喜欢你作为队长一直默默在背后给大家的支持,虽不言,但尽含其中💙💙
谢谢你的母亲一直生下了你,智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道个别了,不能在现在花完将来闲适的机会。努力做个学业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你脸小

白塔_沉迷智色:

【就你有嘴!叭叭的!】


P2来源水印,笑死我了这个比例hhhhhhhhh

宝宝的营业式笑容也好可爱哦www